人民日报海外版诋毁大陆民进党先照照镜子

(原标题:诋毁大陆?民进党先照照镜子!)

大陆发生新冠肺炎疫情以来,许多国家和地区纷纷出钱出物,大陆台商、台湾民众也慷慨解囊急人之难。但值此关键时刻,岛内某绿色媒体竟发文称,这场防疫战“把中国大陆治理模式的缺点都暴露出来了”,还论证出大陆对台湾民众的吸引力在下降云云。为什么呢?因为“连最基本的社会人权、健康权都保证不了,怎么吸引台湾民众”?

祸不单行,2天之后的11月3日,罗永浩因欠款370万元被江苏丹阳法院限制高消费,不得乘坐飞机头等舱、软卧、高铁等交通工具,消息传出,直接窜至微博热搜。

罗永浩出生于1972年,即将48岁,这是一个无论用什么标准衡量,都已是中年人的年纪。但他仍然不甘心,不甘心就此以失败告终,就此默默无闻。

那时,正值刘江峰在华为的鼎盛时期,他出任荣耀事业部总裁仅一年时间就做到年销2000万部手机,销售额24亿美元的辉煌成绩。

他调整了酷派的高层团队,时间却正赶上了乐视的资金危机,从而直接影响到了酷派的新品研发和上市。

如果算上3月19日,罗永浩刚刚在微博上宣布入局直播电商,他已在一年之内横跨了5个行业,分别是手机、社交App、电子烟、物理材料和直播电商,当然,前四个都已经失败了。

“大家终到(抵达终点站后)卫生整备时细致一点,为下午的始发整备打好提前量。”5日7时,K974次列车抵达终点站——哈尔滨西站,列车长苏猛在对讲机里提示乘务员提前做好卫生整备。7个小时后,他还要带领班组兄弟们,再次奔赴襄阳。

4月2日0时10分,信阳车站值班员带着一位20左右岁的小姑娘找到苏猛。经了解,女孩是在广州打工,因为疫情一直不能回武汉老家,总算盼到通车了,就急忙买了车票回来看看家人,要在汉口下车后再想办法回县城,因为太累没听到报站,就被拉到了信阳站。疫情期间,途径湖北地区的火车少之又少,她在信阳站等了好几个小时,总算等到这趟列车。由于在外边耽搁的时间太长,带的东西都吃完了,就只好饿着肚子,口罩也已经戴了十几个小时……女孩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苏猛把她安排在11号车厢的空位上,又通知餐车给她送来盒饭,拿出自己的备用的口罩送给她。列车到达汉口站后,看着时不时回头挥手致谢的小女孩的身影,苏猛舒心地笑了。

但是人总有更多的渴望。“如果好奇心已经在鱼缸外,身体还留在鱼缸内,心会混乱吧。”2015年,张泉灵发布长微博,宣布从央视离职,并在这篇记录离职心路历程的微博中,写下这样一段话。

有人以为罗永浩会加入小米。在十几天前,当小米旗下品牌黑鲨手机3发布前夕,罗永浩在微博连续转发了6条黑鲨3手机的宣传,并将其称为“好手机”,其中一条被雷军转发。

在这一时刻,“老人与海”发布会的出现,不禁让人们对罗永浩又燃起一丝期待:屡败屡战的老罗,还会带来惊喜吗?在海明威经典作品《老人与海》中最著名的一句话是,“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不可以被打败”。

无论是与同为媒体人出身的IDG董事长熊晓鸽、经纬创投合伙人王华东等投资人相比,还是与仍在内容领域耕耘的马东、罗振宇相比,张泉灵在紫牛的成绩都有不小差距。

乐视危机、资金断裂、债主频繁上门、市场份额下跌……入职380天后,刘江峰在朋友圈转发了酷派新机M7的广告,配文却是“收山之作,敬请光临”,以此宣告离开酷派。

张泉灵加入得到的原因众说纷纭。有人说,是因为她与罗振宇彼此投缘,也有人说,张泉灵在紫牛遇到了天花板。不过这些说法并未得到确证。

这也是梁军在乐视职业危机的开始。有内部人士向媒体透露说,孙宏斌与梁军的磨合并不顺利,前者因为梁军在电视上的优秀表现,推动其接任乐视网CEO。但擅长硬件的梁军并不擅长全盘管理公司,他与孙宏斌频频出现矛盾。5个月后,梁军结束了自己的乐视生涯。

47岁时,梁军离开了乐视网。

这还没完。一开始高调宣示要派包机将武汉台胞接回台湾,等到大陆克服万难将台胞用民航班机送回,台当局却百般挑刺找茬,蛮横拒收另外几班。为了遂行某些政治操作,置民众的生命健康权于不顾,又是甩锅又是翻脸子,这脸皮,比台南的老城墙都厚实多了。

3、梁军:中年之后,一波三折

在这三年间,乐视电视累计销量达到1000万台。

只是,互联网电视的新玩家正在崛起,巨头优势明显,这条路也势必艰难。

与许多高管的离开是发展受限或公司内斗不同,刘江峰的离开华为更多是出于“急流勇退”的自愿。

这话,他反躬自问最合适。世卫组织按照国际公认的一中原则来处理问题,何罪之有?疫情发生后,大陆本着高度关心台胞卫生健康权益的态度,向台湾方面通报、分享各类疫情信息和技术类资料已多达40余次。而岛内政客呢?接二连三唱起“以疫谋独”戏码,避重就轻,吹毛求疵,病毒还没患上,“独”病倒是犯得不轻。

刘江峰原本对执掌酷派满腹期待,接手之初,他一度喊出“带领酷派三年内重回国内主流厂商”的豪言壮语。

70后显然是不甘心的。

假以时日,“少年得到”或许也能够拥有一片更广阔的天空。

说到政治操作,台当局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无非是借机施压,想为参加世卫组织的事情从墙角挖洞。可不承认“九二共识”,门都没有。气急败坏的台当局“外交部长”吴钊燮,居然连基本对外礼仪都顾不上了,大骂世卫组织“你有什么毛病”。

1、罗永浩:生命不息,折腾不止

在手机圈黯然离场后,46岁的刘江峰兜兜转转,又回到了起点。一个多月后,他成为一家智能门锁创业公司的创始人,一切重头再来。

在2013年到2016年之间,乐视电视创造出漂亮的成绩单,成为行业中的一匹黑马。甚至在2013年10月,超级电视S50因为抢购而导致系统崩溃,最终严重超卖,订单用了3个月才消化掉。那时的乐视电视,逼得传统电视厂商遭遇强烈危机。

从罗永浩到刘江峰、梁军再到张泉灵,都是不折不扣的70后中年创业者。如今,已经有人称呼90后为“老年人”,但你看,70后们都还在折腾。

一个好消息是,在张泉灵的带领下,“少年得到”正在往“大语文”方向侧重,在她挂帅半年多后,“少年得到”完成了亿元级的A+轮融资,华创资本领投。

值得一提的是,在去年底,当罗永浩计划将旗下锤子空气净化器公司出售时,接手的也恰好是刘江峰。

2017年1月,为了应对资金危机,贾跃亭引入了真正意义的二股东——融创和其执掌者孙宏斌。

“大爷,口罩上方的金属条要贴紧鼻梁,才能起到防护的作用。”“小朋友,没吃完的水果不要直接放在座位上,会有细菌哦。”“您好,您扫一下这个健康码,按照提示如实填写信息就可以了。”……一节车厢只有26米,苏猛巡视下来却要整整10分钟。

这一次,罗永浩会成功吗?

Dmall员工回忆说,团队刚成立时,刘江峰会驾车带大家去郊外登山,员工们对刘江峰的印象是,有魄力、有威信,却从不摆架子。

这种基于事实的持中观察,岛内戴着有色眼镜的人士做不到吗?当然不是。说到底,某些人是“选择性眼瞎”而已!

锤子科技无疑是他多年以来付出心血最多、最有希望成功的一项事业,也曾在手机圈中走红,拥有一众拥趸。但在2019年初,传出了这一手机品牌被字节跳动的消息;在当年10月31日的坚果手机发布会上,原锤子科技COO、字节跳动新石实验室总裁正式宣布,罗永浩已离开团队。

张泉灵离开央视后的第一站却选择了另一条道路——2015年,她宣布加盟紫牛基金,成为一名VC投资人。

“少年得到”同样是一个挑战。尽管有人分析说,张泉灵的“母亲与知名媒体人”双重身份有可能“带火”这一应用,但目前来看,“少年得到”的成绩还无法与得到app相提并论。

央视主持人出走创业,大都会继续在擅长的内容领域耕耘。例如2012年离开的马东,日后成立了米未传媒;罗振宇创办《逻辑思维》、得到APP。

对于张泉灵来说,离开央视,犹如走出象牙塔,此后无论如何沉浮,都只能继续前行。正如罗振宇对她的评价,“她只要对一件事做了公开的、长期的承诺,就一定会坚持做下去。”

那也是她最受瞩目的日子,可以说,张泉灵的名声、大多人脉,都源自于她当年的央视主持人身份。

台当局先信誓旦旦地称口罩供应充足,随后却开始限购,从一次3个变为一周2个,最后连这样也顶不住了,无奈要祭出实名制。操作规则更是奇葩:根据身份证尾数,奇数者一三五购买,偶数者二四六购买,周日全民皆可买。看到依然很多人抢不到,最后索性改口:“不必戴!”

图为苏猛为旅客测量体温。桑月颖 摄

很多案例证明,离开大平台的职业经理人,若没有更好的机遇,往往难以复制当年的辉煌。但开弓没有回头剑,对于梁军来说,从他选择离开联想的那时起,就已选择了一条注定波折的道路。

秉持双标思维,喜欢鸡蛋里挑骨头,戳出一根手指,指着别人鼻子训斥甚至詈骂一番,很容易。但别忘了,骂人的同时,还有四根手指是蜷曲回来指向自己的。一桩桩一件件,目明者皆可见,耳聪者都可闻。

发布会次日,罗永浩转发了他的新创业项目“小野电子烟”相关微博,仅20分钟后,电子烟相关国家政策出台,要求电商平台及时关闭电子烟点评、并将产品下架,“小野电子烟”再次踏空风口。

正在步入中年的梁军不甘心职业生涯就此停滞,在与贾跃亭第二次见面时,他确定加入乐视,迎来了人生的第一次跳槽。

刘江峰曾说,他被贾跃亭的梦想打动了。但这个梦想最终却成为理想主义者刘江峰职业生涯中最大的滑铁卢。

他们曾经是黑马、是挑战者、是辉煌的创造者,如今,这些角色更多地由80后和90后所担任;但他们的生活仍在继续,40多岁的中年人,往后的职业生涯还可长达20甚至30年,有谁愿意就此沉寂?

可惜,幸运没有格外眷顾他。12月,罗永浩在发布会上推出的是一款名为“Sharklet”的新材料,运用仿鲨鱼皮设计以实现抗菌抑菌,负责研发生产这一材料的公司是“鲨纹科技”,而罗永浩则是公司的“全球合伙人”和“首席忽悠官”。

也有科技圈的人感叹说,大多数人只知道围观老罗的表演,却从未支持过他;这次他直播卖货一定要支持一下。

但现实总比理想残酷得多。

2003年非典疫情期间,苏猛就坚守在客运一线岗位上,如今17年过去了,这位“老”车长更多了几分细致、稳重。“宁可‘十防九空’,也要保证旅客的绝对安全。”苏猛一边说着,一边拿出84消毒液和喷壶,勾兑、喷洒、擦拭……每个环节都,他都认真仔细,每一处旅客经常接触的地方都不放过,生怕有一点疏漏。

这看起来比之前的新材料合伙人更为合理,毕竟他已在手机行业耕耘了8年,也一直以擅长演讲著称。小米、OPPO等高管均在当日转发了罗永浩的微博,似是将会在手机等产品的直播销售上,与罗永浩有所合作。

一个口罩,就把台当局搞得鸡飞狗跳。自身防疫的无能无为,被看得一清二楚。可有人就是老神在在,有脸说别人,无暇管自己。如果一定要说民进党治下的台湾,体现了“民主”体制的优越性,这个“民”,是民进党本尊,这个“主”,是当家掌权可以,但难为民生做主。

在这些调侃背后,隐约透露出的是罗永浩的不甘心。他曾有过无可争议的辉煌,或是在17年前“老罗语录”走红网络时,也或是在10年前出版自传《我的奋斗》之时,而此后的起起伏伏,他却始终难达到自己渴望的那个高度。

“时间未老,理想还在,再次出发,为的只是探索人生未知的可能,为的只是年少时的梦想,万一实现了呢?”

人们不禁开始讨论,这个从不停止折腾的中年人,还会做些什么。

就像在去年11月,罗永浩刚刚经历了锤子科技的手机业务和坚果品牌被字节跳动收购、社交App聊天宝销声匿迹、电子烟风口踏空三个创业项目的失败后,他依然发出了一张宣传海报,宣布将于12月举办“老人与海”发布会。

那是他加入乐视的第五年、掌管乐视网的第5个月。和刘江峰一样,最初,梁军也是被贾跃亭打动了。初次见面时,贾跃亭对互联网、生态和服务的侃侃而谈打动了梁军。

在梁军的整个青年时代,他一直在联想工作,那是从24岁到41岁全部时光,他也从一个项目经理,成长为联想重要业务部门的副总裁。他经历过联想最辉煌的时候,也切身感受到了PC时代结束后,这个行业缓慢下沉的危机感。

在首例新冠肺炎病例出现后,台“行政院长”苏贞昌同时冷血地下令禁止口罩出口,叫嚣“一枚口罩也不得送往大陆”。可澳大利亚发生山火,台当局刚刚捐赠10万个N95口罩。连日本人都知道“青山一道同风雨,明月何曾是两乡”,何况两岸血浓于水!试问,大陆同胞的生命健康权就不需要维护吗?可惜——想从身上多拔一根毛来助陆?吾不为也。

他们心底里怎会不明白,把一场很可能呈指数型爆发的病毒控制为线性增长,静待拐点早日到来有多难。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说到岛内,在某些人引以为傲的民主体制治理下,应对疫情的乱象和无能我们倒是领教了不少。

这只是昙花一现的表演。由于罗永浩的影响力,Sharklet在舆论中走红了几天,也有人仔细分析了其抗菌的真实可信性,可不久后便销声匿迹。除了一个多月后,又曝出罗永浩与该公司解约的传闻外,两者再未有过关联消息。

即使是最边缘的吃瓜群众,也会对罗永浩的名字有所耳闻,在过去一年中,他频频出现在新闻中:创业了、失败了、欠款了、再次以新身份亮相、再次失败,无限循环。

一趟乘务96个小时,苏猛要在前后372米的列车上巡视40多趟,走出四万余步。5日7时48分,K974次列车驶入哈尔滨西站,7个小时的短暂整休后,苏猛带领班组再次踏上奔赴襄阳的征程……(完)

但所有个体都无法扭转大势。在这一年底,贾跃亭发布了一封名为《乐视的海水与火焰》的内部信,把乐视的资金问题暴露在公众眼中,媒体蜂拥而上、供应商挤兑、竞争对手推波助澜。从此,乐视的危机再未平息。

那堪称是罗永浩的黑暗时刻。

这一次,看起来似乎比此前的两次折腾更顺利一些。2018、2019年,这家名为优点科技的公司先后获得富士康、阿里的两轮融资,阿里的投资额高达7亿元人民币。

在2016年夏天的一个炎热下午,酷派将发布首款cool 1新机,贾跃亭号称历时数月挖来的手机业大佬也即将亮相。刘江峰在一片欢呼中上台,但在他正在慷慨陈词的关键时刻,现场音响系统却意外故障。在长达十几分钟时间里,只有主持人刘建宏 “干吼”圆场,现场一片尴尬。

哈尔滨至襄阳K976列车间停45站,沿途孝感、汉口等地均为此次疫情较为严重的城市。担当列车恢复运行后首趟乘务的哈尔滨客运段襄阳车队四组列车长苏猛是一位有着24年乘务工作经验的老党员,受疫情影响,K976次列车停运期间,他主动请战,到海口车队替班支援。

不过电商终究不是刘江峰的擅长领域,更遑论难度颇大的生鲜电商。一年后,他将Dmall出售给物美,并在贾跃亭的极力劝说下,加入乐视阵营,执掌酷派手机。

在离开乐视5个月后,梁军注册成立了新视家科技有限公司,核心班底仍是从乐视致新就开始跟随他的一群人。

据介绍,苏州超级计算中心正式运作后,重点面向人工智能、生物医药等领域企业,提供重要的超算基础设施和增值超算服务,服务和支撑苏州市发展。同时,苏州超算中心还将与上海超算中心、无锡超算中心实现资源互联、错位发展,节约科研成本和研发周期,全面提升长三角科研水平。(完)

这种无耻谰言,委实不值一驳。战“疫”当前,我们共同的老祖宗说得好,行胜于言。但此言一出,倒是可以借机看出岛内有些人包藏的祸心。他们自私到连民众援助大陆口罩都不许,冷血到连一句关心的话都挤不出口。更有甚者,看热闹不怕事儿大,借机又唱起了看衰大陆的戏码,公开挑拨台湾民众对大陆的情感。此唱彼和,大都一路货色。只是肚子里盘算的那点小九九,一旦被翻出来,不遭人鄙视都难。

5年前,在离开央视时,张泉灵曾说,“人生最宝贵的是时间,42岁虽然没有了25岁的优势,可是再不开始,就43岁了。”

对于大学毕业就进入央视国际部的张泉灵来说,更是如此。在央视的18年,她从担任《中国》记者、编导、主持人开始,陆续担任了《东方时空》总主持人及《人物周刊》、《焦点访谈》、《新闻会客厅》栏目主持人。2010年,她获得第十一届长江韬奋奖。

执政者面对台湾民众的生命健康,相当于小孩玩过家家?

这是在2015年,时任华为荣耀总裁刘江峰的离职感言中的一句。

孙春兰强调,要紧紧扭住城乡社区防控和患者救治两个关键,抓好源头控制,坚持中西医结合,全力做好医疗救治工作。要优化援助湖北医疗资源配置,加大对医疗力量薄弱市州的支持力度,把医疗力量薄弱县的患者向地市集中,派专家组巡诊治疗。要认真落实第六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推动治疗规范化、同质化,提高治愈率、降低病亡率。要分区分级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不失时机抓好春季农业生产,及时开展春耕备耕。要压实各级党政尤其是区县的责任,坚决克服麻痹思想,继续发扬连续作战、愈战愈勇的精神,不断扩大湖北保卫战的战果。

目前,苏州超算中心拥有服务器近200台,机柜50多个,每秒运算2657亿万次。“传统的超算中心以CPU计算为主,而我们打造的是智能超算中心,以GPU计算为主,更侧重于深度学习,此外将超算资源虚拟化,我们可以同时服务近百个超算用户。”苏州超级计算中心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顾文彬介绍说。

每个中年人也都在为自己的折腾“买单”。他们必须面对选择之后的起伏波折,这个过程中,伴随外界的期待,同时还有冷眼和嘲笑——那是他们在风光的岁月里从未品尝过的滋味。

面对病毒侵袭而来,讲不讲人权,维不维护生命健康权,打嘴炮没用,搞小动作耍小聪明也没用,最终要靠事实说话。在这方面,用脚投票在大陆的台商、台生、台企最有发言权。这些天,我们不但看到了善良的台湾民众急同胞之难,更看到了大陆对各地台胞台企各种无微不至的照护。事实一再印证,两岸是休戚与共的命运共同体。这个事实,不会因为岛内某些政客的黑心而改变,也不会因为某些绿色媒体的毒舌而改变。

梁军职业生涯中的最辉煌的时段也就随之结束。

梁军当时加入的是乐视生态中最重要的部门:乐视电视。2012年9月,乐视网对外宣布成立乐视致新,正式进军智能电视领域,主营业务为乐视超级电视、乐视盒子等。

2、刘江峰:急流勇退的代价

由于是开往湖北的列车,防疫防护工作成了苏猛心头最要紧的事。他组织班组乘务人员提前一天入库对列车基础卫生进行全面整治,并对门把手、卧铺扶手、卫生间等旅客频繁接触的重点部位进行彻底消毒灭菌。运行途中增加列车消毒、巡视频次,安排旅客分散就坐,定时开窗通风,全力保障旅客乘车安全。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如果这样保障生命健康权的力度还不算讲人权,不知道岛内某些人士口中的人权是何种东西?

2017年初,刘江峰接手后的第二款酷派手机才姗姗来迟。在刘江峰的计划中,这款命名为“改变者S1”的手机目标是冲击高端市场,结果却默默无闻,没有溅起任何水花。

如今来看,这些微博是在为罗永浩的下一个方向做铺垫。3月19日,罗永浩在微博上宣布将进军直播电商行业,计划在数码产品、文创产品等方面,做到“带货一哥”。

跨界转型的张泉灵很努力。有采访提及说,张泉灵给自己定下了目标,每天找一位行业牛人深聊,以从不同方面吸取知识,构建自己的“认知大厦”。她以寻找采访对象的精神寻找项目,在“年糕妈妈”项目上,张泉灵就采用了直接加微信粉丝群以取得联系的“单刀直入法”。

考虑到小米刚刚招募了原联想副总裁常程、小辣椒手机创始人王晓雁,许多网友推测,罗永浩或许会出现在黑鲨发布会上,正式宣布加入小米、并负责黑鲨。

迄今为止,新视家尚未传出过任何融资消息。2019年4月,在这家公司首次召开新品发布会时,梁军带来的也并非是电视产品,而是一款“智能家教一体机”。据接触过新视家的行业人士称,这款产品主打的最大亮点是“不伤眼睛”。

图为苏猛在打扫车厢卫生。桑月颖 摄

罗永浩有着一种令人吃惊的“折腾力”,每当他从一项失败的项目中退出,被认为或将隐身后不久,便又以一个新的身份,声势浩大地出现在舞台上。起初,他屡战屡败,人们说“老罗要完了”;如今,人们把这句话改成:老罗又要进入某行业了,这个行业要完了。

即便如此,从2015年至2018年的三年中,张泉灵并未能在投资界打出与她在央视时相匹配的影响力和名声。

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当前,苏州工业园区已形成“2+3”的产业格局,聚集了人工智能、纳米材料、生物医药、电子信息、机械制造等产业集群。一批科技创新企业在发展过程中产生了强烈的超算服务需求。“通过前期三个多月的客户测试及持续优化,现在超算中心已经能基本满足苏州工业园区企业的业务需求。”顾文彬透露。

人们已经习惯于罗永浩不会退出舞台。

黑鲨3发布后,没有任何事情发生。罗永浩依然活跃在微博上,他不止转发了小米,还有vivo等其他品牌手机,持续点评着关于手机的内容。

悲剧总是有些预兆的。

那一年,刘江峰44岁。在很多人眼里,他作为职业经理人,已经到达了很多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先来看看岛内政客很“哈”的日本。除了“风月同天”的真诚善举,其媒体评论说,中国借武汉紧急动员体制,向世界展示出几乎与某超级大国并肩的动员能力——空运是日本的4倍,铁路运输是日本的90倍,一周多建上千张病床的高等级医院,人员和物资的快速集中,数千万人的瞬间移动管制,无一不在向世界展示着这个国家的强大。

央视主持人一开始就站在了舞台中央。

入局之后,刘江峰才发现,酷派已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他本是想重新开始,复制曾出现在荣耀上的辉煌,却不知道首先面临的是酷派高达42.1亿港元的巨额亏空。

由于竞业协议,离职后的刘江峰先创办了生鲜电商Dmall,凭借在华为的名声和人脉,他很快就拿到了1亿美元融资。

4、张泉灵:“再不开始,就43岁了”

随着近期疫情形势持续向好,1日,哈尔滨西至襄阳K976次列车在停运50天后终于恢复运行。这是自疫情期间离鄂离汉通道管控以来,哈尔滨局集团公司开往武汉方向的首趟列车。

在那篇长达3000字的离职感言中,他称,希望能在时代浪潮中凭借自己的能力再创辉煌。

对了,岛内某些人怀着莫名其妙的优越感,最喜欢拿人权说事。先来看看他们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大陆,在战“疫”过程中是怎么做的:从上到下形成最大共识,把确保人民生命健康放在首位,做到应收尽收、应治尽治;提升救治水平,调动医护资源,尽最大努力降低死亡率;发生的医疗费用在基本医保、大病保险、医疗救助等按规定支付后,个人负担部分由财政给予补助。

对于许多曾站在舞台中央的70后企业家来说,这种不甘心是共通的。2020年,第一批70后已经进入50岁,大部分处于40多岁的年纪,在这个年纪中的许多幸运儿,都曾经成功过、辉煌过,但比一次成功更困难的是,如何守住、复制和再创成功。

2019年元旦,张泉灵换了一个新身份——“少年得到”董事长。这是一款由罗振宇创立的“得到”App团队打造的应用,专门针对7至15岁青少年提供定制化服务。

那时,梁军在乐视的地位也随之提升,他成为贾跃亭最重要的左膀右臂。在2016年,梁军成为乐视致新总裁。

那些惯于调侃老罗的人又有了新的话柄,他们说,李佳琦和薇娅要感到恐慌了,不是因为有竞争对手,而是因为老罗是一个“风口杀手”。

每一位创业者都值得敬佩,更何况有些人已到中年,还可以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