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文用“数字视网膜”改进城市大脑|CCF-GAIR2020

2016 – 2019年,中国工程院院士高文连续 4 年均出现在 CCF-GAIR 嘉宾名单之中。 

而今,2020 年,CCF-GAIR 即将迎来第五届,高文也将如期出席。

对于其在研究上的贡献,学界也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1991 年,高文取得日本东京大学电子学博士学位。此后主要从事计算机视觉、模式识别与图像处理、多媒体数据压缩、多模式接口以及虚拟现实等的研究。

为提高无障碍水平,防止盲人走偏,标准规定盲校、福利工厂、盲文图书馆等盲人集中区域周边的城市道路,应在人行横道的中间位置设置连续的盲道,并应与人行道上的盲道衔接。

不仅如此,“973计划”、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创新群体项目,以及 “863计划”、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国家级项目也有其参与,多达二十余项。其中,在“973计划”中,高文担任项目首席科学家。

针对新基建学术的 AI 前沿专场、机器人前沿专场等专场;  针对新基建产业的 AI 芯片专场、智能驾驶专场、AIoT专场、服务机器人专场、智慧城市新基建“专场”、企业服务专场、工业互联网专场、AI金融专场、视觉智能、视觉智能·城市物联专场、医疗科技·医院管理专场、AI+艺术专场等 12 大专场。 针对新基建技术开发向的 AI 源创专场。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高文首先指出了云视觉系统目前存在的两大主要的挑战:

正如前面介绍到,高文除了在自身研究上取得了多项成绩,还多次担任要职,在另一个层面为研究作贡献,其经历主要包括: 

在多国疫情反弹愈演愈烈,世界经济复苏短期无望情况下,经济率先恢复增长的中国成了不少企业对冲疫情影响的“减震器”。在其他国家企业因疫情无法开工时,中国凭借完整的产业链、供应链,依然能保质保量生产商品,成为跨国公司心目中的“避风港”。

因此,今年的 CCF-GAIR 大会以 “AI 新基建,产业新未来” 为主题,探讨 AI 的学术基础研究和产业落地。

同时,标准提出了完整林荫道的建设标准,规定各级城市道路应强化高大乔木的种植力度,建设完整林荫道,为市民提供连续的树荫。

高文表示,现在的云视觉系统不是太有效,可以通过类似于像数字视网膜的新的概念和技术来使其变得更加有效,包括降低码率、减少延迟、提高准确率、降低云计算成本以及让低价值的视频数据转化为大数据等。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注,下文链接为高文近期接受雷锋网采访文章:

麦当劳于1990年进入中国内地市场。目前,中国已成为麦当劳全球第二大市场、美国以外全球最大的特许经营市场,以及全球发展最快的市场。截至2020年10月,中国有超过3600家麦当劳餐厅,员工超过18万。

为强化过街行人的安全与舒适,标准规定路段设置人行横道的,人行横道两侧应设置自行车过街带,人和自行车各行其道。

在 2016 年,高文院士担任首届了 CCF-GAIR 大会主席,并在会上做了开幕致辞。

在空间秩序上,标准提出不仅要保证人行道和自行车道,还要营造良好的出行环境、优美的景观和良好的空间秩序。例如提供舒适的林荫道,安排休憩座椅、方便的存车设施、城市家具和附属设施,完善自行车交通标志标线,优化建筑界面等。

另外,为了纪念黄煦涛教授对华人计算机视觉领域无与伦比的贡献,CCF-GAIR 2020 大会还特别开设「计算机视觉之父黄煦涛纪念专场」,将邀请黄煦涛教授的生前好友或学术弟子齐聚一堂,来回忆、总结并探讨黄煦涛教授在学术生涯中的轶事、学术成就和学术贡献,以此来这位纪念学术前辈。

高文院士表示,中国计算机学会是中国计算机界最主要的一个学会,不仅在国内有着相当影响力,在国际上也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在学术领域比较活跃。而中国计算机学会如今逐渐意识到,中国计算机的发展不仅要靠学术推动,更要与产业界进行互动。 

第一,虽然视频数据非常多,但是能够对其进行规范并能够从中挖掘出规律的大数据却并不多。

为解决自行车停车空间不足问题,标准规定轨道交通车站、交通枢纽、大型公共服务设施等自行车停车需求较大、地面空间不足的,首先应取消周边50米至100米范围内占路机动车停车泊位,用来设置自行车停放区。仍无法满足需求的,应建设立体停车设施。

在研究成果上,高文也是硕果累累。

据介绍,未来三年,麦咖啡加速在中国市场的布局。计划到2023年,有超过4000家麦咖啡投入服务。

CCF-GAIR 是一场什么样的大会,值得高文屡次亲临?高文与 CCF-GAIR 之间,有什么样的“不解情缘”?

《高文院士:学习人工智能专业,能成为大师吗?》

中国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称,疫情是压力测试,也是凸显中国综合竞争优势的良机。考虑到产业链供应链的优势得到巩固,以及经济稳步复苏、消费持续回暖,中国对全球投资者的吸引力将进一步增强。(完)

围绕着 AI 新基建,雷锋网在今年的 CCF-GAIR 大会中设置了如下专场环节:

目前,数字视网膜已实现 1.0 版本,下一步该如何走向 2.0 版本呢?或许,这一答案会在 CCF-GAIR 2020 上揭晓,届时敬请关注。

在 1992—2000 年间,高文担任国家“863 计划”(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专家组成员、组长。

据统计,高文已出版 5 部著作,在本领域重要期刊和国际会议发表论文多达 700 余篇。作为第一完成人,曾获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 1 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5 次。 

从 2016 年的学产结合到 2017 年的产业落地,再从2018 年的垂直细分到 2019 年的人工智能 40 周年,大会主题都紧跟技术变迁和行业发展的大势。

“中国咖啡市场蓬勃发展,消费者也越来越喜欢咖啡。”麦当劳中国首席执行官张家茵表示,未来麦当劳将在新店开发、设备升级、人员培训等方面加大投入,预计三年投资金额约25亿元。

1998—1999 年,高文担任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所长; 2000—2004 年,高文担任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 2000—2003 年,高文还兼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副校长; 2006 年,高文担任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教授 2013 年,高文担任第七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副主任 ;

2020 年,在新研究的基础上,高文院士又将带来一番怎样的演讲,敬请期待 8 月 7 日- 9 日在深圳·前海万豪举办的 CCF-GAIR 2020。 

CCF-GAIR 大会是志在打造国内人工智能和机器人领域规模最大、规格最高、跨界最广的学术、工业和投资领域盛会。

高文认为,这两大问题其实是整个视觉感知系统架构造成的直接后果。基于此,在设计新的第二代城市大脑或者说云视觉系统时,高文决定在中间的视觉神经通道做工作,即数字视网膜。

从高文近期的演讲来看,他关注的研究重点在于“如何利用对神经网络的理解来改进包括城市大脑或智慧城市系统等现有云视觉系统”。在 2019 年举办的「新一代人工智能院士高峰论坛」中,高文就曾针对于此作主题报告。

第一组特征是全局统一的时空 ID,包括全网统一的时间以及精确的地理位置两个基本要素; 第二组特征是多层次视网膜表示,包括视频编码、特征编码、联合优化三个基本要素; 第三组是模型可更新、可调节、可定义,即将模型可更新、注意力可调节以及软件可定义三个基本元素组合到一起。

为提高人行道的平坦度,方便轮椅、行李箱、买菜车以及老年人等通行,标准规定居民区、交通枢纽周边道路的人行道宜采用渗水沥青路面。

不难看出,在学术研究之外,高文也凭借个人力量在为学界做“更多的事情”,时刻关注着研究发展与动态;而这,从其大会上的演讲就可窥见一二。 

高文,中国工程院院士、鹏城实验室主任、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院长、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理事长。

事实上,在此前的 CCF-GAIR 大会中,高文也是多次出席。

我觉得这个峰会将会成为一个平台,将会链接科学家、企业、投资,在中国和国外之间,我们将会吸纳更多的投资,聚焦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方面。

据高文的说法,数字视网膜的定义包括八个基本要素,按照特征或功能可分为三组:

2020 年的人工智能圈,接受了疫情的洗礼,IPO 的倒逼,在艰难与阵痛之后,迎来了十年一遇的时代机遇 “新基建”,紧跟 5G 基建、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市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七大新基建领域,人工智能企业摩拳擦掌,正在酝酿一场庞大的国运变革。

2018 年,高文院士再次亲临,在会场致辞中,他表达了深圳和香港中文大学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领域的优势条件和未来发展信心,并提出了对 CCF-GAIR 2018 大会的期望:

2008 年底,基于其在视频编码方面的技术贡献,高文当选 IEEE Fellow; 2010 年,基于“音视频编解码理论、标准及应用的突出成就”,高文被授予中国计算机学会王选奖; 2011 年,高文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2013 年底,基于“对视频技术的贡献,以及对计算在中国发展的领导力”,高文当选 ACM Fellow。 

第二,视频数据中绝大多数都是正常视频,而敏感视频比较少,产生的价值并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