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映照当下南侨机工精神薪火相传

中新社北京9月3日电 题:历史映照当下 南侨机工精神薪火相传

在云南昆明的滇缅公路体验馆,有一群大多年过花甲的志愿者,时常向来往的人们讲述南侨机工支援抗战的故事。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南侨机工后人。

据体验馆负责人、南侨机工后人陈达娅介绍,自建成以来,体验馆得到了各方的支持与认可。希望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让更多人了解南侨机工那段历史,了解那些逐渐模糊但一直伟岸的身影。

确实,回顾美国半年多的抗疫历程,人们会发现:政治私利至上是美国政府抗疫底色,科学与真相成为稀缺品,谎言与虚假信息则大行其道。这正是美国超过21万条鲜活生命逝去、超过760万人承受感染病毒之痛的根本原因。在大选年背景下,美国政客们关心的只是如何用掩耳盗铃的方式为选情加分,而从未专注于设法控制疫情扩散。所以,他们自始至终都在淡化新冠风险、隐瞒真相、传播虚假信息,炮制谣言“甩锅”世卫、污蔑中国,甚至连盟友也不放过,恨不得让全世界为美国防疫失败背锅。美国《大西洋月刊》网站本月初发文,用大量事实揭露了美国领导人捏造的有关病毒检测、疫苗研发、追责中国等近60个谎言,直斥其是新冠疫情的最大虚假信息来源。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即便在感染新冠病毒后,美国领导人依然在社交平台疯狂发文暗示“新冠没有流感致命”,试图淡化风险。结果,这条帖子被脸书删除,并被推特贴上特定标签,警告存在误导性和潜在有害信息。

隐瞒、反智、欺骗、甩锅……本届美国政府的抗疫表现令其支持率大幅下跌。美国芝加哥大学哈里斯公共政策学院和美联社共同发起的一项最新民调显示,56%的美国民众认为美国政府应为美国当前的疫情流行负重大责任。路透社与益普索集团近日公布的另一项联合民调结果显示,在约1000名美国成年人中,55%的受访者不相信白宫发布的疫情信息,57%的受访者不认同政府的疫情应对,65%的受访者认为“如果政府更加认真应对疫情,总统可能就不会感染了”。而最令世界担心的是,美国已成为全球疫情防控和经济复苏的最大拖累。路透社此前指出,美国正拖垮整个世界,成为全球经济复苏的主要风险。

“南侨机工回国抗战对中国抗日战争胜利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作出了独特、重要的贡献。”云南师范大学华文学院华侨华人研究所副所长夏玉清博士表示,他们所代表的战胜困难的坚定信念、对祖国的认同以及困难面前勇于创新的宝贵精神财富,在当今时代依然具有重要价值和意义。

南侨机工,全称“南洋华侨机工回国服务团”。1939年,先后有9批共计3193名南侨机工响应爱国华侨陈嘉庚发出的“南侨总会第六号公告”,回国担负起滇缅公路抗日军运任务。此外,还有由马来亚士乃华侨社团自发组织回国的机工,由缅甸、泰国、越南、菲律宾社团直接派往中国的机工参与抗战。

某次运输任务途中,一颗炸弹从天而降,炸断王亚六面前的吊桥,但他并未因此退缩,“父亲说当时就没想过‘害怕’二字。”

“当时儿子才读二年级,我们也带他去接受教育。”胡永芬说,如今南侨机工第二代都已步入晚年,精神传承更需要第三代、第四代的共同努力。

“让更多人了解南侨机工历史已成为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陈达娅说,下一步想把《南侨颂》打造成云南文旅项目,以期让到访云南的游客接触、了解那段历史。

为了掩盖疫情、拉抬选情,美国政客在反智反科学路上一路狂奔,作为专业防疫机构的疾控中心自然成了他们的眼中钉。从副总统彭斯否决疾控中心延长邮轮旅行的禁令,到联邦政府挪用疾控中心3亿美元经费制作所谓“消除病毒”的广告,再到白宫要求疾控中心修订防疫指南、强迫其淡化秋季返校风险等,美国疾控中心彻底被戴上政治镣铐,在科学防疫的道路上寸步难行。近日,美国疾控中心前主任威廉·福奇在给现主任雷德菲尔德的一封信中,敦促后者诚实公开美国政府对公共卫生机构的政治干预以及处理疫情不当的事实。

日机轰炸、车祸、疾病夺去了许多南侨机工的生命。据档案记载,有三分之一的南侨机工牺牲在滇缅公路上。时值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纪念日,多位南侨机工后人向中新社记者讲述起她们父辈的故事。

1939年,看到公告后的王亚六立马报名回国。“父亲说只有祖(籍)国强大,华侨华人在海外才能挺直腰杆。”女儿王凤莲如是转述。

然而,对美国人民来说,真正的黑暗仍未到来。美国顶级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警告说,若秋冬季节防范不佳,美国新冠死亡人数或将达到40万。里克·布莱特也警告说,“美国正盲目地进入现代史上最黑暗的冬天。”难道美国政客真要眼睁睁地看着更多的无辜生命逝去吗?真要把这场灾难变成《华盛顿邮报》所称的“一场国家批准的杀戮”吗? (国际锐评评论员)

父亲去世13年之后,陈达娅于2000年作为后人代表参加“南侨机工重走滇缅公路”活动,她才开始真正了解自己的父亲。

她与另一位后人一同编写了书籍《再会吧南洋》《南洋1939》,还远赴海外,在父辈当年生活过的地方讲述历史,推动成立云南南侨机工学会,推动海南建成南侨机工雕塑,筹资编排并演出了情景组歌《南侨颂》。

白宫、五角大楼的相继沦陷绝非偶然,而是美国政客将政治凌驾于科学、将私利凌驾于生命的自食恶果。这也再次佐证了他们的防疫政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国际权威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8日发表题为“在领导力真空中死去”的社论,指出疫情危机是对领导力的一场考验,而美国没有通过这场考验,政客们把危机变成了悲剧。同一天,美国前国家卫生研究院官员里克·布莱特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署名文章,批评美国联邦政府将疫情政治化,导致成千上万美国人感染新冠病毒死亡。

儿媳胡永芬表示,1989年他们全家到昆明西山南侨机工抗日纪念碑缅怀,叶检才向他们讲起南侨机工的那段故事。

“站在惠通桥边,内心的疼痛无法用言语表达。”陈达娅说,自那以后,原本学医的她,开始利用业余时间泡在历史档案中,挖掘与南侨机工相关的更多历史。

解放战争后,叶检一直为云南运输业服务,直至1970年退休。

他认为,应加强宣传和弘扬,让包括海外华侨华人在内的更多人铭记华侨先辈的这段历史。(完)